还有几个小时我就要离开了这个校园,也许是永远的离开。在我人生未来的路线中根本看不到再次踏入这片校园的可能。虽然这里并不开心,但是即将离去了,仍然有丝丝的伤感。

      2008年8月8日我独自一人来到了马来西亚。哥哥送我到首都机场,离开的最后时刻我落泪了,为爱情,为亲情。也许不少人以为我永远不会回去了,第一年放假回家的时候,人们看到我,都惊讶地问我,怎么回来了。
       晚上11点到了吉隆坡国际机场,学校来接我的人居然没接到我。我提着行李在机场徘徊。后来,接我的人找遍了所有的楼层终于找到我了。他首先有力的和我握手,还说“welcom to ALAM”,我只会一个劲的笑。后来尝试交流了几句之后,发现他说的我听不懂,我说的他听不懂,再到后来我们都沉默了。正因为此,他对我印象非常深刻,从此就记住了我的名字。每次遇到他,他总会提起当年我来学校的时候的那一幕,他永远难忘。我呢,我又何曾会忘记。
       在我之前,我们那没有人来过这个学校,也没有人相信有上学不用交学费的事情,所以,在我走的每一步都是在怀疑。当我睡在了寝室的床上的时候,我仍然不敢完全相信这不是个骗局。记得对面床的那个兄弟,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,好像我是什么少见的动物。第二天,看到他一大早就开始专注地擦他的皮鞋,然后打上领带背上包出去了。那天是周六,稀里糊涂的我的头发就被剪了,我不知道这里吃饭要不要钱,关键的是我还没有马币。跟着几个人,排成一小队到食堂了,跟着别人用盘子,拿了几个跟豆腐样差不多的大米块,倒上黄汤就吃起来了。
     才去那几个月的生活非常的惨,每晚都要被体罚,俯卧撑,蛤蟆跳,直到汗水把衣服弄湿弄脏才停手,那时候已经晚上12点了。总是有检查房间,发现地上有一点灰尘,全寝室被体罚。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通知,但是我们又听不懂,每次通知之后就找几个华人问问,生怕有什么做的不到位了被罚。一次凌晨3点防火演练,随着火警报的响起,没穿拖鞋就朝外边跑。一次出去野营,两人划一个独木舟,在马六甲海峡上,划了10公里达到目的地,已经晚上9点多了,如果不是他们在那里放个灯,根本看不到。之后还要抬着那个独木舟到集合地。野营期间,每晚睡觉前,总是找些理由被罚,然后分队值班,刚睡熟的时候,就被叫起来值班了。那是一个痛苦且难忘的过程。
       前四个月是过渡期,不少同学都退出了。我们坚持下来了,之后就慢慢的好了。在这将近4年多时间,其实在学校就上了2年课,在船上实习了一年,在家等了半年。学习不怎么努力,不过考试没挂科,每一次特别培训也都过了,最终的大考也顺利pass,我觉得幸运占了不少的成分。
      如今毕业了,其实我非常期待着这一天,因为我需要自由。从初中开始,我都在追求自由,越到现在这个欲望越强烈,这一天终于来临了。我毕业了,但是我也失业了,所以我自由了,这正是我一直所期盼的结果。
      不过曾经是辉煌还是暗淡,那都是我的生活,我当怀念。
      路还很长,需要勇气,需要激情,更需要坚持。

相关日志

14 thoughts on “离开学校的最后时刻

Comments are closed.